视频首页 | 专题首页 | 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 广告投放 | 投稿中心
农民工艰难讨薪路 过年回家就“差钱”
   
 

       为何受伤的总是农民工


  春节又临近,但是对于部分农民工
言,过年却意味着无法拿工资回家的痛苦
和迷茫。农民工对血汗钱“望眼欲穿”而
不得,无奈之下只好“出招”讨薪。处于
弱势的农民工难以进入合法维权渠道,更
给社会稳定和自身安全埋下隐患。

  在这种建筑行业普遍存在的“讨薪怪
圈”中,带资承包、垫资承包已成为众多
施工企业承揽项目的先决条件和难以回避
的经营“陷阱”,更是导致拖欠农民工工
资的重要源头。

 
     
  春节临近日,讨薪进行时。如同每年定期上演的大剧一般,用“下跪”、“红手印”、“堵路”、“爬高”、“娃娃讨薪”等极端方式追讨拖欠工资的新闻再次屡见媒体。讨薪不止,在深深刺痛着公众神经。【详细
   
 
     
     
五百多万元工程款被“打折”
赵品章是江苏盐城人。他从江西昌厦建筑工程集团公司北京建筑工程部承包了一工程。他先后领着500多名农民工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工程任务。可没想到完工后,他给农民工们结钱时遇到了大麻烦。
 
 
     

欠薪51万余元 多次讨要未果
农民工大部分为广西籍,因湖南省湘筑交通科技有限公司“三亚绕城公路隧道机电工程合同段项目经理部”拖欠他们工资达51万余元,在多次讨要未果后想到了打横幅堵路。

  
 

数百农民工 被拖欠上千万元
年年干活年年欠,年年欠薪年年讨——这就是建筑领域一些农民工的真实状态。   
   

欠薪200万元 讨薪反遭拘留

陕西农民工张正友和70多名乡亲在山东莱芜一个铁矿打工,矿主齐二丑欠薪200万元,却赖账不还。张正友找到莱芜市劳动和信访部门以及镇领导求助,均遭到推诿。

 
 
 

 
 
     
     
王奎国的辛酸眼泪
说起讨薪,农民工王奎国掉下了辛酸的眼泪,他拖着多年前打工摔伤的胯骨坚持拼搏了158天后,却没要回工钱。他家住着低矮的土平房,患有脑梗的妻子躺在床上,连吃药钱都拿不出来。这个年不知该咋过呢,他想都不敢想。
 
 
   

70岁农民工车票都买不起
来自山东德州的农民工王英祥已70岁,4万块钱被拖欠。老伴在山东的家里还等着他回去过年呢,棉鞋是借了40块钱刚买的,棉袄是别的工友回家时留给他的。回不去家了,连车票都买不起。

  
 

讨薪是要“回家过年”
农民工披星戴月地干了1年,如果两手空空回家
过年,实在没法面对年迈的父母和嗷嗷待哺的孩子。大多数成家的建筑工人是家里的经济支柱,需要用打工收入维持整个家庭的运转。
 
   

妻子不堪压力削发为尼

庆安县新民乡农民工王玉春是带同乡出来打工的,工地欠大家伙儿的200多万工钱,现在都向他要。他说,妻子已不堪压力削发为尼,留下70多岁老母亲带着小孙子在冰冷的家里天天抹眼泪。

 
 
 
 
     
     
层层转包致农民工“躺着中枪”
层层转包、层层扒皮,已是建筑行业公开的秘密。一个建筑项目从甲方到乙方,再到大包、二包直至最底层的农民工,不知经过几手。农民工处于金字塔的最底层,也是整个利益链条的末梢。层层转包导致这一利益链条中任何一环出了问题,农民工就会“躺着中枪”。
 
 
   

垫资揽活怪象是导致欠薪重要原因
业内人士表示,不垫钱,就拿不到工程,这已成为建筑业公开潜规则。以建一栋普通住宅为例,建筑费用需1000万元,但开发商不用100万元的启动资金就能开工。建筑公司、大包工头、小包工头会逐级垫付。而到了农民工这里,则是垫付了自己的劳动和工资。

  
 

揭建筑业欠薪真相
年年如此,在工程建设领域,农民工欠薪现象如此普遍,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防范欠薪事件“有令”仍难行

劳动监察部门负责人表示,国家规定工程建设领域用工需通过劳务公司,而这却成为很多空壳公司的生财之道。劳务公司多扮演中介角色,一旦发生欠薪事件,多做“甩手掌柜”,这背离了国家对劳务公司的有关规定。另外有的地方政府发现欠薪情况也没有启动“保证金”制度。

 
 
 
 
     
     
破解“讨薪怪圈”从三个关键环节入手:
一是把农民工工资支付保证金制度落到实处;
二是各地应对“恶意欠薪入刑”出台实施细则,建立多部门联合机制;
​三是搭建被欠薪农民工的法律援助渠道。
 
 
   

根治应从制度化着手:
一方面要加大解决城乡二元结构下衍生出的一系列事关全体民众公平享受教育、医疗、养老、就业等权利分配问题;另一方面要完善、改进现有劳动者权益保障制度以及相关法律、法规,从制度化、法制化层面约束可能发生的工资拖欠行为。

  
 

打破"讨薪怪圈" 需政策法律切实落地
在我国,针对农民工的欠薪行为一直处于屡禁难止的尴尬境地,究其原因,除了农民工群体自身具有的流动性强等特性外,现有《劳动法》等本该发挥保护劳动者权益的法规、制度难以贯彻落实也是重要原因。  
   

治理欠薪顽疾不断完善法律救济机制:

第一、简化法律救济程序,增强救济实效;第二、改变劳资纠纷解决过程中劳动者“势单力薄”局面;第三、加大行政监察力度,建立多部门联动长效机制,对恶意欠薪行为实施零容忍。

 
 
   


 

  面对欠薪企业和个人,农民工采取种种讨薪方式,虽然从感情上来讲可以理解,但从法律上看影响社会秩序,很多农民工从受害人变成了被告人,这对他们是一种更大的伤害。要想彻底解决农民工欠薪难题,一个摆在各级政府部门面前的可用方法,尽快从制度上着手,按照集中打击和长效治理相结合的“药方”,对久病难愈的农民工欠薪“顽疾”对症用药。